7月4日,一段疑似“中國比特幣首富”李笑來內部講話的錄音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在這段長達50分鐘的錄音中,李笑來對以太坊、瑞波、小蟻等多個區塊鏈項目和老貓、羅振宇、趙長鵬等多位區塊鏈領域名人進行了吐槽和評價,全程臟話連篇,不斷自曝,“只有投機才能成功”,“價值投資都是傻X,成功就是能忽悠傻X。”甚至直接說自己賣空氣幣,瞬間引起軒然大波。

低谷洗腦,高峰收割;熊市出書講課圈粉,牛市出山收割韭菜。

郎咸平:沒搞清楚比特幣,有什么資格活埋李笑來



其實關于比特幣真相,我早在n年前就跟大家揭露過了。比特幣有“三宗罪”,你若沒搞清楚就瞎投,有什么資格“活埋”李笑來?

第一宗罪:操縱價格

縱觀其價格走勢,比特幣共發生了兩輪暴漲,分別是2013年11月,以及2017年4月至今。根據美國媒體的調查和報道,這兩輪暴漲都存在著人為操控,第一輪是兩個機器人,第二輪據說有一個“持有幾乎無數資金的交易員”。

一個被稱為“Willy”的機器人每5到10分鐘就會買入5至10個比特幣,這種行為一刻不停,至少持續了一個月的時間。另外一個名為Markus的機器人似乎始終在以隨機價格買賣,但卻不支付任何交易費。

Willy和Markus的交易有三個特點:

每進行一次交易,兩個人就要更換一次交易地址,而且這兩個“人”的用戶信息同樣非常怪異:Willy的國家代碼顯示的是“??”,Markus的位置顯示為“日本”。

買方每次購買比特幣所給出的金額都非常相似;交易完成后,交易者又會迅速創建新的地址。

截至2013年11月,這兩個機器人共計買入57萬枚比特幣,與比特幣第一輪的暴漲周期相吻合。


第二輪暴漲:半年內飆漲260%,Spoofy一戰成名

據外媒報道,業內有些人認為“有一位交易者用近乎無限的資金在操控著比特幣市場”。他們給這位交易者起了個別名,叫Spoofy(英文意思為“晃騙”)。

晃騙者會在市場的眾多買單中,掛出一個比這些價格都要低的買單;或者在眾多賣單中,掛出一個比這些價格都要高的賣單。

當價格下跌或者上漲到觸發交易時,發起人就立即撤除交易單。

這樣一來,盡管什么也沒買到,但發起人的行為會讓其他投資者認為市場上存在著一個天量的買家或者賣家,可能會影響交易決策。

當投資者們看到市場上有一個出售2000枚比特幣的巨額賣單時,他們很有可能會爭相出售從而引發市場崩盤。反之亦然。

在市場呼風喚雨,晃騙者到底是誰?

有國外媒體認為,晃騙者很有可能不是個人,而是一個組織,一個團伙。

想要撬動市場,晃騙者需要多少資金?

據估計,晃騙者手中日常運作的現金量至少有6000萬美元。此外,至少還擁有2.4萬枚比特幣。

現實的證券市場里,如果你敢這么干,早把你抓起來判刑了,但是在比特幣這個混亂的市場,這種事情就堂而皇之的每天這么上演。


第二宗罪:淪為傳銷

比特幣這個市場非常奇葩,在中國有一股龐大的利益集團。資料顯示,目前全球有數十家活躍的比特幣交易平臺,而中國的交易量超過了全球總交易量的80%,在大部分時段超過90%。

這個利益集團有三伙人構成,第一伙人是靠制造專用計算機,也叫礦機來賺錢。第二伙人是買入礦機然后到處找便宜電力的人(一部分在西南靠小水電,另一部分在西北靠過剩的煤電)。第三伙人是在一線城市,開交易所的,他們是最重要的角色,任務就是把比特幣賣給普通人,靠維持市場價格的假象來給前面這兩伙人洗錢變現。

他們非常清楚,唯一變現的辦法就是用互聯網來兜售。這部分人天天不要臉到處鼓吹比特幣能保值能賺錢,而誰只要敢說比特幣的不好,他們就發動龐大的網絡水軍,天天罵你,攻擊你,人肉你。很不幸,我是唯一一個有勇氣講真話的著名經濟學家。

這個利益集團非常大,畢竟人家一年就花50億度也就是20億元的電費,吹出來了900億美元的泡沫。

那么為什么比特幣在中國淪為傳銷詐騙?

最重要的原因是,人家利用的是富余的計算能力;當然,國外也有聰明人,就是明白中國比特幣莊家需要的是持續上漲,所以定期來操縱幾把,低買高賣,再讓中國人接盤。只有中國的宣傳環境比較寬松,沒把這些胡說八道的人抓起來判刑。這些人系統地剽竊了貨幣經濟學,把比特幣總量有限說成了比特幣保值的原因。


第三宗罪:區塊鏈沒有解決問題

目前鼓吹區塊鏈應用前景不可限量的大多數是利益驅使。真實情況是你在中文媒體里看不到的。我援引一段國外比較客觀的幾個媒體報道:

有個外國專家凱斯廷奇康姆的結論更是簡單直接:十年過去了,還沒人真正地為區塊鏈找到突破性運用。

區塊鏈最初的用途是為像比特幣這樣的加密貨幣提供技術支撐。很多人都在宣稱,Visa和MasterCard已經成為即將滅絕的恐龍,銀行轉賬也要被淘汰了,因為現在可以不需要抽取傭金的中間人——即沒有成本的即時交易方式。銀行業的革命只是一個開始......

沒過多久,這個夢想就破滅了。首先,不需要中間人的無成本的即時交易方式早就有了:現金。比特幣替代的只是美元而已,但Visa和MasterCard實際上是在以美元為基礎的銀行交易之上,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務,包括我們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比如讓銀行能夠追蹤欺詐糾紛,以及核實買家和賣家的身份。事實證明,對于使用支付產品的人來說,新支付系統的關鍵特征(想想PayPal或者國內的支付寶的早期階段)是一種信心,即如果商品不像描述的那樣,你能把錢拿回來。對于接受付款的人來說,主要的特點是他們的客戶擁有它,并且愿意使用它。沒有人真的想用比特幣支付,這就是比特幣還沒有流行起來的原因。

另外,比特幣實際上并不是一個好的支付系統——Visa每秒能處理六萬筆交易,而比特幣的歷史記錄則是每秒處理7筆交易。改進比特幣效率的技術正在研究中,但這種新技術的起點大約僅為現有交易系統性能的0.01%。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對于這7筆交易來說,比特幣交易系統的能源消耗量已經達到了Visa的35倍。如果你把比特幣的交易量提升到Visa的規模,那么就這一個東西的用電量將會用掉現在世界上每年所有的發電量,也就是將需要5000個核反應堆來提供所需的電。

有兩個原因決定了,比特幣或者任何基于區塊鏈的數字代幣并不是一種靈丹妙藥:第一是政府比個人所擁有的優勢,第二,正規銀行比非政府組織所擁有的優勢。

政府支持的銀行體系,最大的特點就是銀行破產了,你的錢也是安全的,50萬元以內政府的儲蓄保險給你提供了全額保險,更重要的是,如果你的錢存在銀行里,有人去銀行搶劫,銀行不能免責,銀行要無條件承兌你在銀行里的存款。這個背后就是每個主權國家為自己的法定貨幣提供擔保、可逆性、身份驗證、審計標準,以及當事情出錯時的調查系統。從設計上說,比特幣沒有這些東西。

曾經有大量案例,可以看到很多人的比特幣賬戶因為他們的電子郵件而被黑客入侵、密碼被盜,然后被洗劫一空。他被嚇得不知所措,也沒有什么辦法,比特幣你私有的鑰匙丟了,你這錢就沒有了,沒有任何追索辦法。這種情況很普遍——2014年,當時的比特幣交易商Mt.Gox因為安全問題而損失了4億美元的投資者資金。另一個比特幣交易商Bitfinex也因客戶資金流失而關閉。

想象一下,如果一個國家里不安全的銀行比安全的銀行多,這個國家將會怎樣?肯定會出現大面積的擠兌,金融系統特別是銀行系統的崩潰,甚至出現公眾對這個政權的信心崩潰。那么,現在的比特幣或者各種區塊鏈代幣就是中世紀時期的銀行業,放長遠來看,可能二十年后這里面誰誰誰特別牛逼啊,誰誰誰從里面撈了第一桶金,畢竟這里面這么多聰明人,群雄逐鹿,你方唱罷我登場,肯定有梟雄。但是,你一個老百姓,我非常不建議你參與這個可能99%都注定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的游戲。(文/郎咸平)